史海探秘: 西藏高僧“虹化”的真相(1) 🎧

| 2022/08/13 | 绝地学院, 音頻集錦, 史海探秘, 泰拉答疑會

2022年8月13 电报社交媒体【泰拉之爱】聊天群:https://t.me/terralovesus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非常神秘的「虹化」现象。对宗教和神秘现象不太关注的人可能不一定知道,所以我们要讲一讲什么是虹化。

真实案例一

2006年2月份的一天,海南航空公司的一位王总接到来自于他的上师阿宗白洛仁波切的弟子给他打来的一个电话,(上师是藏传佛教对师傅的尊称),说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让他务必来一趟香港,接到这个郑重的电话过后,王总猜想一定是师傅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马上就订了飞机票。

当他抵达香港,进入禅房后,突然发现,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感觉:首先禅房里坐满了弟子,第二个气氛是非常的肃穆,很显然,正在举进行一场非常正式的仪式。那到底是什么?根据王总的自述(大家可以看我们这发的这张照片),那天阿宗白洛仁波切,面色红润身体强壮,看着还是蛮健康的,没有出现一些明显的病重、虚弱的状态。可是这场令王总终生难忘的仪式到底是什么?

王总静静的坐下来,最初看见这个师傅,好像同平常打坐的样子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这是一场告别的仪式。原来他的这个师傅要圆寂了。我们就从这个网络上的录像看到, 阿宗 白洛仁波切在打坐过程中,身体逐渐的变得透明。

其实在觉醒圈也有类似的现象,根据觉醒圈的一些材料和录像发现可以了解关于蜥蜴人的变形,叫shape shifting, 就是在地球上有一些不完全是人类的人,他们可以转换身体的形状,这种变形是从人变成一个他们本来蜥蜴的面目;可是这位仁波切不同,他是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并没有变成蜥蜴,而是整个人就消失在空气中了,而且就在他消失的同时,有一道红白色的光,从他坐的地方一闪而逝。

这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王总是从未有过类似的经历,而且在现场亲眼目睹,难得的是他还记得用录像记录下了这惊人的过程。这段录像很快就在网络上疯传,对于很多人来说,一般都看过魔术师的大变活人的法术,相信没有多少人有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你眼前就消失了的经历,显然这不是蜥蜴人变形就直接肉体就没了,而且当天很凑巧的是,据说香港的报纸报道说这天天空中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双重彩虹,而且据记者说这个彩虹的出现的时候,正好跟这个仁波切圆寂消逝的时间是完全一致的。所以这就是一个虹化的现象。

关于虹化的现象,普通人可能知道的不太多,可是在佛经中早有记载:当僧人修炼到最高境界–大圆满境界,这些得道高僧的肉身在其圆寂的时候,可以化作一道彩虹,而且佛经还说,这个化成彩虹的人,会飞入空庭净土的无量宫中,据说大圆满是佛法密法的精髓,也是圆满成佛的诀窍,当高僧圆寂时能够身子幻化成虹了,他就成佛了。这是藏传佛教的最高法门。

虹化高僧的除了肉身消失化作虹光一闪而过外,还有一种非常罕见的现象:肉身会在圆寂的时候缩小,有的高僧,他会缩小到只剩下头发和指甲壳。据说这些因为毛发指甲是人身体里面,比较污垢较多的,不带走就留下来了;也有的高僧,他会缩小成一个婴儿的形状。究竟缩小到什么样的程度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无论如何,肉身都是非常大幅的缩小。

在高僧圆寂的时候肉身消逝同时,天空中还会有虹光体现这些记载,都与我们刚才所谈的阿宗白洛仁波切圆寂的时候完全的一致,也就是虹化,看来这位仁波切是达到了圆满的境界了。那么刚才描述这个案例,是否是一桩孤例,可能有人认为这就是个魔术,或者有人作假了,可能拍摄的镜头上弄了动画特别效果,不能令人相信。不急,我们再来多看几个例子再来评论。

真实案例二

这里是下一个案例(见下图),据说是500多年前在印度和西藏的交界处有一位高僧叫 僧伽丹增(Sangha Tenzin)。据说是他的遗体的发现过程,很具戏剧性。

1975年在这个印度和西藏的边界,有一个偏远的地方叫 斯比提。这个地方也深受这个藏传佛教的影响,在一场地震过后有两个印度的边防巡逻员去帮助修整在灾难中被损毁的公路。在一堆废墟之中,他们挖出了一具尸体,这可不是一具普通的尸体:只见这个尸体很小大约1尺高,是个人的形状,被保存的完好无损。当时,没人知道这个尸体有多少年了,只是看样子比较古老,不像是才最近过世的。而且尸体没有任何的腐坏,头部紧贴着膝盖,成打坐冥想的姿势,周身还缠着布条,从脖子绕到大腿下方。

当地深受藏传佛教的影响,有经验的人一看都知道,尸体能缩成这么小一块,是非常尊贵的神圣的上师遗体特征,令人肃然起敬。赶快就把这个干尸供奉起来像神佛一般每日朝拜。这是因为藏传佛教当中,上师虹化过后缩成很小,或者尸体不腐等神奇的现象,他们的弟子都是认为是他们的师傅修行圆满,有大成果的一个象征,一般不会对这些干尸采取任何的防腐工艺;也有些法门为了延续他们师傅的神圣性,把尸体做了防腐处理,就是把一块腌过的咸肉当作是上师,拿来给大家看:他没腐烂,结果是他私下搞了手脚。大家看看照片中的这个干尸,确实是没有任何防腐工艺,有海外的专家也来证明确实没有人造的痕迹。

神秘的是:正常情况下,人死后免疫系统就停止工作了,在微生物的作用之下,尸体腐烂,分解和最后成为白骨,这个都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尸体腐烂现象存在于任何正常的人当中。可是这个人体的自然规律怎么到了这一尊修成了大圆满的高僧的身上就不起作用了?而且这尊肉身佛就相当于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般大小,与好多高僧的遗体不太一样,许多人保持了死前的状态。这很奇怪。

真实案例三

我们再继续看下一个案例具备一定的代表性,是通过一位无神论者的口述。第三案例是 锁南朗捷 的案例,这是在所有虹化的记载当中相当有名,倒不是因为索能朗杰是修为最高的高僧,而是因为目睹和口述整个事件的是一位在政治上地位比较高的人,即西藏自治区书记张国华,而且他是无神论者,这个案例由于是他亲自目睹的口述事件,我在群里发了一张张国华的照片,他在1950年被中共任命为西藏工委书记,这是一个非常高的一个官衔了,1952年他又被任命为西藏军区司令,他应该是相当坚定的无神论者,否则他怎么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

张国华

有一天张国华就接到了高僧索男朗杰的电话说:“我要远行了,你可以来送我吧?”张国华虽然不相信神佛,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可是作为一个地区的管理长官,本着对于一个地区的文化兼容并收的心态,他跟这些宗教学人士关系还是很OK的。张国华当时就以为这位高僧,可能又是要远行去传授佛法了,「没问题我来给你送行。」

可他来到寺庙却目睹了非常奇特的一幕。当他一走进这个寺庙的时候,就发现几十名弟子围坐着安静的打坐,寺庙内鸦雀无声气氛非常的肃穆,,很显然这是一个很庄重的仪式。张国华作为一个非宗宗教人士不敢打扰,但他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仪式,所以就带着看稀奇的、看戏的心态来看到底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他就看见,端坐在中央的索南朗突然之间腾空而起,张国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看他人都飞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高僧还会魔术?继续看,横空的锁南朗杰瞬间又落回地面,落地时铿锵有声,就这样一升一起两次之后,在第3次腾空的时候,伴随着一声如打雷般的巨响,哐当一声,索南朗杰化作一道光影消失不见了。确实这些是他亲眼所见,否则完全不能相信。这个无神论者已经当场被深深的震撼,他的脑子里面已经留下了多个问号。所以他把这个非常震撼的一段记录流传于此,我相信这位是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的政治人物来说,对于探索神秘现象,也是做出他的贡献。所以我们今天能够有幸来共同来参考他的这口述,这是非常难得的。

真实案例四

我们先来看下面一个案例,再看多看几个才能让人信服,多看几个多看不会误事,反而会让你更加清晰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一个比较近期的案例,近期的人有真实照片,现代的记录工具都用上了。这是2011年7月,西藏的高僧阿秋仁波切过世了,他圆寂的时候很多人都拍到了奇异的景象,有多个证人,确实当时好多人拍到了,并在网络上流。他就是虹化,而且他的虹化的过程,好多人看见在天空中出现了一个个扩散状的红色光斑,(见图)。

有些传到网上的网友说,当天下午在色达县金马广场上空,亲自感受到了太阳中的阿秋仁波切,还有不少人拍到空中刺眼的光芒。阿秋仁波切圆寂后,遗体出现了明显的缩小的现象。后来,弟子们就把他缩小的遗体,供奉在法座之上。法医包裹头上还带着五佛冠,五佛冠几乎都能将他的整个遗体罩住。这个五佛冠他活着的时候戴头上,死了过后就把整个身体都快都快罩住,遗体缩小真的可以缩成婴儿大小。

专家解读虹化现象

我们讲了这么几个案例也差不多了,再来看一下海外专家怎么说?

2003年,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考古教授维克多梅尔,法医人类学教授考克斯,以及放射课专家托内洛组成了一个科研小队来到了我们前面说的斯比提,就是发现了500多年前高僧的尸体不腐的肉身佛的这个地方,他们想要解开西藏肉身佛的秘密,什么是虹化?

这整个的科研过程还被拍成了纪录片《西藏肉身佛》Mystery of the Tibetan Mummy,在海外的欧美的一些探索频道、神秘现象频道播出。维克多一行人用西方的高科技的精密的仪器对肉身佛进行了检测,事实发现确实是500多年前的,没有用防腐剂、化学物质,包括500多年的历史也是他们通过各种的碳14定年法检测 等高科技设备检测出来的。推测出来这个肉身佛没有腐烂已经500多年历史了,而且这个也跟当地的一位高僧 僧伽丹增 的历史相符合,大家一致认为是那位高僧留下来的遗体。而且这维克多一行还使用数位型X光,对骨骼进行了分析,结论是肉身佛在死亡之前很久,就保持着一个脊椎弯曲,胸腔贴近大腿的独特的坐姿,可能是他的法门的要求的一个坐姿。而且他身体周围还有一些带子,这些带子是来帮他保持高难度的冥想姿势的冥想带。

科研考察队的还带回去的一些这个高僧头发样本,他们发现这个头发的样本里面有超高的氮元素的含量,由此推断作为高僧僧家单增可能在圆寂之前长期绝食而导致内脏萎缩,他们认为这个对于防止体内细菌的滋生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个可能可以解释为什么死之前长期绝食可能就容易不腐烂,(我个人对这个且说还是比较存疑),毕竟是西方这个科学家的一个解释,可是西方科学家怎么来解释这个骨骼都缩小了?
肉缩小了你说因为那地方干,干了过后把这个肉就风干了,肉缩小我们可以理解。骨头怎么会也会缩小?骨头也也没剩多少了,这个怎么解释?所以还是不能解释所有东西。

藏传佛教对于海外来的洋人的解释显然是不买单的,他们说「我们藏传佛教的修行人,不可能用绝食方式牺牲自己来帮助自己成为肉身佛,这个类似于自杀。自杀在藏传佛教的信仰里,,实际上是相当于很大的恶意,高僧是不可能为了肉身不腐烂就去绝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我们再来看一下从西方人比较客观的观察,他们还做了一个实验,藏传佛教密宗所修订的法门叫做「拙火」,拙火静坐后,有些人体内会有一些气体的运行,哪怕身上穿的很少仍然可以抵御饥饿和寒冷。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神秘现象?

对于西方人来说,也认为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现象。在1981年 哈佛大学医学院副教授赫伯特,他专门用这些西藏的僧侣来做了一场关于「拙火」的实验。本森教授就发现,当这个僧侣们开始静坐冥想过后,他的新陈代谢,氧气消耗量和二氧化碳的排放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皮肤温度急速升高。他开始的时候把一些打湿了水的床单裹在这些高僧、僧侣赤裸的身体上,可是当他们一旦开始「拙火」,打坐过后不到5分钟,床单就开始冒蒸起,40分钟之内床单就完全干了。

对于我们参与过集体冥想的人是很容易理解的,当人的能量非常强大的时候,不管是外在的能量也好,还是你通过冥想产生非常强大的能量的时候,你身上出现发热发麻,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体感,是因为身体内的一些气体的流动,让身体产生的这些状况。

然而在本森教授眼里这是非常新奇的,他们反复试验了多次结果都是一样的。还有一次很离奇,他说在这些试验的僧侣当中,有一位的氧气消耗量居然减少了将近70%,呼吸次数成从正常的每分钟14次左右减少到了每分钟5到6次。本森教授认为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说这个佛教的冥想打坐,可能让肉体产生非常多的惊人的质的变化。他们认为:打坐的方法可以在我们体内产生反物质,当反物质产生很多的时候,物质和反物质相遇就会相互抵消,同时迸发出巨大的能量,也就是虹光。他的实验结果就是:你们冥想,产生反物质了,反物质和物质相遇的时候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就是虹光了。可是我们好多人也冥想,大家也都发光发热了,大家是否也都虹光了?也不是说所有的人都能产生虹光。所以西方科学家用尸体也好,用僧侣们做测试也好,有各种各样的假说但是还是不能服人。

从能量上分析

我们懂能量的怎么来分析这样一个神秘的现象?首先我们看一看上述案例找共性。共性很快就看到两个,当我们感知好多虹化的高僧的身体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们确实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首先第一个,因为我们都是看能量污染看惯,你说你是高僧,你能量体得干净。可是通过感应能量,我们首先发现的一个惊人的是:大家感知一下这些高僧的眉心轮,不管是死去的也好,还是健在的时候临死之前那些照片也好,不约而同的发现的这些高僧的眉心轮都带有100%的脑控频率。脑控频率-8658Hz 100%。也就说他们的意识是完全被控了。

奇怪了,某种程度上我回答了刚才的问题:为什么我们那么多人也都冥想了,我们也发光了,也发热了,也有根据西方科学家说的反物质和物质迸发了能量了,但是我们没虹化。但是他们虹化的人100%的被脑控,这什么意思?他的意识不是完全的属于自己的。

第二个我们发现了惊人相似的地方:多个案例都提到了有神秘的红白光。大家看一下第一个案例:阿宗白洛仁波切 在他这个身体透明化的时候,身体化为无的时候,有一张照片我们专门用一个红箭头标注了。他打坐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红白光影,瞬间转瞬即逝。在很多人的这个口述里面也都有红白光的记载。还有 阿秋仁波切 在虹化的时候,在他座位的上空出现了好多非常强烈的光斑,又出现了神秘的红白色。我相信这个红白色就是佛教历史记载上神秘的「虹化|。

为什么叫虹化?就是这个红白色的红,为什么都会出现这种神秘的光?这种颜色光又是代表着什么?请下一次再来一起共振,共同发现探索、发掘,回答刚才我提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