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繁華落盡,只為你一人留戀

| 2022/05/06 | 生命流轉, 绝地传奇

前言

來時淨,去時淨,當年思,今日情

三十載空茫茫,是是非非誰人知

明月當空映秋水,清風送撫入軒懷

地厚天朗,心所向,坦蕩蕩

識卿念卿不見卿,風雲變

哪管兒女情長?

或緣起,執子挽衿同甘苦

或緣落,過客天涯似陌路

一曲盡,再接續,笑由人,罵由人,

慨以當慷,往事皆可拋」

– 青禹

此首短詩,出自於青禹之手。他平生沒多大愛好,生活自律,喜歡鍛鍊身體,運動爬山,偶爾選個宜人的天氣,釣個魚打個小盹兒,頭上蓋本書,就這樣度個美好的午后….

當初和他微信閒聊,當時隨口問問他的愛好,這詩詞就這樣傳送了給我,他笑著說獻醜了,他告訴我,他只是把他心中所想,對於紛亂的世間,家、國與自身的感慨,寄暢詩詞間….,於是偶然間詩興大發作了此詩

當然,有機會拜讀到此詩,我也很高興,至少他願意分享,因為很少人知道他會寫詩

當下我是有點驚訝,覺得青禹也太古人了吧!這位仁兄居然比我想像中更像飽讀詩書的才子,不過,我也不能笑別人,自知自己沒有這樣的文采,有人願意寫出來與我分享,是多不容易的一件事阿。

或許,對他人而言此詩不夠成熟,但對我而言,這首短詩,寫作手法有說不出的熟悉感….

在此不久後,我得一夢

夢中我是一位京城大戶人家的小姐,家中長女,家境不錯,是名門閨秀。在一次街上偶遇一名男子,相談甚歡初相見我就喜歡上他了

他似乎是一名家道中落文官,雖有功名在身,躊躇滿志,但仕途似乎不順遂,夢中我一下子就認出他,他就是我命定那個人知他莫若我….我馬上很欣喜。剛好年齡也及笄是適婚年齡了,雖未婚配,我也希望能嫁給我喜歡的人。夢中我已知他家中還有似乎幾名通房的妾室。(其實當下我心中暗道,嫌棄他挑侍妾的眼光..全沒眼力亂挑,靈魂全是負面的天龍帝國人) ,我還是提起勇氣開口要他娶我,因為我知道,以我家庭的背景實力可以幫助他

我對他道:「你一定要娶我,我可以幫助你的仕途」。他當下沒有答覆我只告訴我:「容我回去想一想,婚姻大事不能兒戲」。就回去想了幾天,其間我也很擔心他拒絕了我。但之後他說服了家人,應允了這門親事,之後登門提親並完成迎娶。

從此我成為他的正妻,職掌中饋。夫妻恩愛,夫唱婦隨,至此家庭美滿他也仕途順遂…

雖不算青雲平步,但也逐漸官運通達了些

於是夢醒…..

醒後,思緒紛亂,腦袋暈呼呼的。夢境中的場景有提到進士及第科考,所以馬上反應第一個有考試朝代覺得可能是「唐代」。腦中縱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停留在一個問號?

這個夢很熟悉,太像「錦心似玉」戲劇的情節。對於夢中那名男子對妻子的守護與寵愛,夫妻相敬如賓的場景也讓我難以忘懷

韋應物

幾天後,偶然在天刀手遊裡的家園茶話會-飛花令,有五輪的問答,每個人參與茶話的都要在30秒內回答,每題都有五個正確答案。其中一考題:唐朝田園詩人有哪幾位? 然後選項有「李白」、「王維」、「杜甫」、「韋應物」….等

咦,「韋應物….韋應物….」好熟阿!

或許我想太多了,玩一玩,放下遊戲睡覺去,不管了….

但腦海依舊不斷提醒我這個名字,久久不能忘懷,在心裡縈繞著這個名字好幾天。

後來某日我下定決心,查查維基百科,看看此詩人的作品到底如何….

【寄李儋元錫】

去年花里逢君別,今日花開又一年。

世事茫茫難自料,春愁黯黯獨成眠。

身多疾病思田裡,邑有流亡愧俸錢。

聞道欲來相問訊,西樓望月幾回圓。

一句「世事茫茫難自料….」擊中我的心,霎時有點愣住,對照青禹的作品與韋應物的詩竟然流露性格如此相像…….

再往下看到他的生平敘述

韋應物(737年-791年),字義博,京兆郡杜陵縣(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人。天寶末年,以三衛郎侍玄宗,放浪不檢,後來悔悟,折節讀書。 成進士後,先後官滁州、江州、蘇州刺史。他有進步的政見和安貧樂道、不事權貴的品格。

其夫人元蘋….乍看了覺得陌生,原來他夫人叫元蘋阿? 但我之後一細讀墓誌銘內容….. 突然心中不捨與悲痛油然而生,

全文:有唐京兆韋氏,…..乃生小子前京兆府功曹參軍曰應物。娶河南元氏夫人諱蘋,字佛力,魏昭成皇帝之後,有尚舍奉御延祚,祚生簡州別駕、贈太子賓客平叔,叔生尚書吏部員外郎挹。夫人吏部之長女。動之禮則,柔嘉端懿;順以為婦,孝於奉親。嘗修理內事之餘,則誦讀詩書,玩習華墨。始以開元庚辰歲三月四日誕於相之內黃,次以天寶丙申八月廿二日配我於京兆之昭應,中以大曆丙辰九月廿日癸時疾終於功曹東廳內院之官舍,…….

資料顯示: 韋夫人元蘋墓誌是韋應物親自撰文並書寫的。是唐代難得的唐代文獻,而且也讓後人第一次看到了韋應物的手書。據墓誌文顯示,元蘋祖上是南朝十六國時期的鮮卑貴族。元蘋16歲時是家中長女嫁給韋應物,去世時僅36歲。據文記載,她病逝在韋應物的官舍…..

夫人懿皇魏之垂裔兮,粲華星之亭亭。率令德以歸我兮,婉潔豐乎淑貞。時冉冉兮歡遽畢,我無良兮鍾我室。生於庚兮歿於丙,歲俱辰兮壽非永。懵不知兮中忽乖,母遠女幼兮男在懷。不得久留兮與世辭,路經本家兮車遲遲。少陵原上兮霜斷肌,晨起踐之兮送長歸。釋空莊夢兮心所知,百年同穴兮當何悲。

韋應物字跡工整,親自一筆一劃的提筆,寫下元夫人的墓誌銘,當下我真切的感受到,只有對妻子如此深情深愛之人,才會細細悼念過往生平的點點滴滴….

經過「老靈魂」驗證─青禹的前世就是真的韋應物,而我就是他的正妻「元蘋」。這墓誌銘就像跨越時空,像是寫給我的一封書信,信中有著他對我滿滿的思念與真切的情意,至此,我已經壓抑不住內心的悲傷的情感,淚如雨下….

原來我夢境中的他,真有其人。夢境裡,他個性耿直,從不輕易承諾,一但承諾,就是竭盡一生努力去實踐,而對我的應允,就是相愛相守照顧我一輩子。

他如此認真聽了我的請求,慎重應允了我與他的約定,之後明媒正娶,讓我成為他的妻子,因為他的慎重,打開了我的心門

無奈造化弄人….真實的歷史裡,韋氏夫妻恩愛相知相守僅20載…餘有二女一男,年紀尚幼。

看著元蘋的墓誌銘,我難忍悲痛,惋惜兩人的兒女尚年幼,夫婦陰陽兩隔,兩人好不容易相遇在那一世,就這樣在短短的歲月裡消逝,如果韋應物與元蘋可以長長久久就好了…..

在翻開墓誌銘的那一扉頁….霎時眼眶盈滿淚水。在淚眼矇矓中,依稀看見他張開雙臂,從背後輕輕擁抱著並且輕聲細語的承諾「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猶記當時落英繽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