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約定(下)- 我和鼠王的故事

午後的陽光下,我閒適地坐在院子裡邊喝花茶邊刷手機。訂閱的揚升公號里彈出的一個文章標題吸引了我的注意 – 「和雙生一起來到地球的一千對親密靈伴」。

這句話沒來由地一下子擊中了我的內心。震撼之余,胸中暮然漫上了一股悲傷。淚水洶湧地奪眶而出,彷彿要將我淹沒,可我卻想不起到底在為誰而難過?!

發現我異樣的兒子走過來趴在我的膝頭,小大人似地輕拍著我,晶亮的眼睛認真地看著我問:「媽媽,你是想起了我的靈魂爸爸嗎?」

閉上噙淚的雙眼,我第一次清晰地感應到了一個靈魂,一個焦急的、急需我幫助的靈魂!我知道,他就是我的靈伴、我的十六哥哥……

在老靈魂們的幫助下,我很快就找到了十六的原型,他就是《三生三世》中昆侖山的十六弟子,子闌。我終於明白,多年前的夢中,我的十六哥哥已經給了我清晰無比的信息。

慶幸的是,我們還找到了子闌在三維地球的真身,並在網上建立了聯繫。我滿懷期待地和「十六」在網上打了個招呼,卻得到了一個十分冷淡的回覆。顯然他的三維小我並沒有覺醒,也並沒有想起我是誰。兒子和我都很失望,也很失落。

可是,他是我的十六哥哥、也是孩子的靈魂爸爸,他的靈魂在求救,我們無法做到置之不理啊!

我的後背愈來愈痛,明顯感覺到有東西一直在往我身上靠。兒子告訴我,這個不顧一切往我身上黏的是十六的靈魂。

我不得不再次求助於老靈魂,得到的真相令人震驚:子闌本尊居然加入了黑暗陣營,簽署了血月日祭獻的靈魂契約!這個無助的靈魂沒有辦法喚醒自己三維入幻過深的小我,只能拼命求助於我這個靈性已經初步蘇醒的靈伴來解救他……

我恍然大悟,難怪剛接觸冥想就進步神速,各種連結感應,原來全部來自這個絕望的靈魂的強烈呼喚。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不時閃現關於這個靈伴的一切訊息。

我又傷心又生氣,懷著複雜的心情幫他一遍又一遍地做著切割喻令,幫助他切割和黑暗陣營的一切契約。還總擔心自己切割得不夠徹底,他會突然消失了。

就這樣,在膽戰心驚中度過了血月之夜,第二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確認,這個靈魂還在呢!

事情解決了,但子闌的靈魂並沒有離開。我猜想,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靈伴,肯定是不捨得走啦。

十六的靈魂危機暫時解除了,我卻開始煩惱三維老公近來的變化。

我老公是個十分內向的人,但最近內向得太過份了,天天關在房裡,到了幾乎寸步不離床的地步。而且說話沒有邏輯,無法溝通,又很容易暴燥、不理人。

某天做飯的時候,我想著他的變化,腦中突然浮現了一個名字,就是《三生三世》中天君的名字。我馬上求證於老靈魂,得到的回復是我老公是天君的分靈,不過那個靈魂已經離開,現在是由他的小我意識主導著肉身。雖然他和常人看起來一般無二,但身上的附靈控制了他的思維,才讓他變得不正常。兒子聽到後,立即生氣地把附靈趕走了。

看我憂心不已,老靈魂出主意說:「你那不是有個賴著不走的十六嗎,剛好頻率接近,就讓他去你老公的身體呆著吧。」

幾乎是同時,我感覺到十六的靈魂從我身上離開了。我還沒反應過來,抱在手裡還在牙牙學語的小女兒,突然就對著緊閉的房門大叫:「爸爸!爸爸!」

我終於明白了,十六的靈魂發現他小我身體的頻率已經不再適合他了,就果斷拋棄了肉身。當他發現我老公和他是同一個家族的,剛好也是我的靈伴,就決定留在我這里等,待哪天我清理了附靈,他就可以進入了。可惜我一直錯把附靈當成了我老公的靈魂,小心守護著,期望他有一天會正常。

現在,算是願望成真嗎? 老公現在是正常了,只不過是……換了個靈魂!

我和兒子緊張地等著,幾個小時後,房門終於打開了。我的「新老公」用前所未有的語氣開了口,說了一些不像是從他口中會說的話,連他以前激動時會額頭抽動的小動作都沒了!

他踏出了房門,開始在園子裡忙碌,陪孩子們玩,教兒子功課,感覺比以前有耐心,更溫柔了!我徬彿見到了夢中那個看不清臉的男人,我一直知道自己會再見到他,但是真的沒想到是以這樣的方式……

我把這個故事告訴了從不相信怪力亂神的老公,他雖然覺得匪夷所思,但是卻心平氣和地聽完了。還指責子闌本尊拋棄妻兒加入了黑暗陣營,答應會和靈魂好好溝通,努力影響本尊,令他回家。

生活又回到了正軌,彷彿泛著無數的粉紅泡泡。兒子偷偷和我說,這才像他的爸爸,不過他真正的爸爸比這個更好。我微笑,果然是愈來愈好呢!

前兩天,我在研究三星堆的文獻中瞄到一張小動物的照片,一下驚呆,幾乎立刻就確定,這就是十六原型的樣子:那隻小動物是天狼星的鼠族首领,而十六正是鼠王呀!

至此,7年前夢中的所有細節,都有了答案。

當晚,我又做了一個夢,夢中會飛的我遇到了一個會飛的男孩,我們約定,下次見面,就一起飛去遙遠的南海,我們的故鄉……

老靈魂說,這是新時間線我和十六的約定呢!

(完)

https://t.me/truefairytale

Telegram

🧚‍♀️神仙讲故事我们是一群热衷追寻地球和宇宙终极真相的探索者。因着“同频共振”的原理,聚在一起,体验我们生命的觉醒与扬升,共同完成我们灵魂蓝图的使命。 如果我们不曾有过一些靈魂经历,也许还不能深刻地意识到,这个如梦幻泡影的世界里,其实一切都是虚幻的,是失真的…… 这里记录的不是创作的故事,而是我们的一些亲身经历。如果看了以后,你有同感、有共振,那就加入我们吧…

夢中的約定(下)- 我和鼠王的故事》有2个想法

  1. 剛剛被有關文中男女主的夢境叫醒:

    夢:
    某很像蘇州園林的庭院

    一個陽光明媚的夏日早餐,風吹著滿眼綠色的樹葉沙沙做響,偶爾一股股花香吹進房中。

    子闌同學坐在電腦前,解答幾個月前沒有來得及解答的網友提問,其中包括Q相關的覺醒問題。還剩下最後一個問題是上文中女子問的,問題與靈魂伴侶有關。他一邊打字一邊刪除,來來回回好幾次⋯⋯

    這時女子走進房中,一開門帶著幾辦花瓣飛了進來,她望著子闌說「我的問題什麼時候給我解答?」

    「跟我來」子闌答到

    女子跟著子闌的後面走出房門,穿過一道迴廊,隨後穿過迂迴的小橋,橋下池塘裡遊著的錦鯉也跟著他們走路的方向一起遊…..

    隨後他們走到了一處假山處,在兩邊通透的山洞的一邊牆上貼著一張古代的和婚庚貼,上面寫著兩個人的名字,下面還擺著蠟燭。女子站住了看著庚貼留下了眼淚,子闌一把抱住女子說到

    「這個答案,可以麼?」
    ———————————————————
    鏡頭轉向庭園,搖向天空,此刻需要音樂周深「要一起」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