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三星堆3: 玉琮和太阳神崇拜🌸

重见天日的金面具和金权杖等文物,让很多人认为三星堆并非东方文明;可是,惊现三星堆的玉琮也彻底推翻了“三星堆文明西来说”。正如很多资深的考古学家所说,三星堆是一个让人越挖越找不着北的地方。

当我们把地球文明的局限视野拓宽,突破否认外星文明的愚痴编程,就会蓦然发现,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咱们先来谈谈震惊了考古界的玉琮之谜吧。

玉琮是一种外方内圆的筒状玉器,最早见于距今5000多年历史的良渚(长江下游环太湖地区),被普遍认为是东方古人祭祀天地的最尊贵的器具之一。

其实,琮的原型是星際間跨越時空的通訊工具,在天狼星是和人差不多高的器具。在其它星系,這個工具原來的功用丧失了,成为了缅怀母星的祭祀宗器或装饰用品。

在亚特兰蒂斯文明,水晶琮常常被用在祭祀活动里面。在亚特兰蒂斯的古埃及属国,琮被误认为是古埃及的冥王奥西里斯的脊柱,人们用琮(也称为泰柱,djed pillar)开展祈求这位神祇的护佑能量的典礼。

非常巧合的是,奥西里斯正是天狼星天族的天君(上期我们谈过的“纵目哥”)在地球的一个重要转世。那么,中國三星堆以及良渚出土的琮和天狼星也有關係嗎?甚至,它们和天族的天君也有联系吗?

这个问题需要从大禹杀防风氏讲起。在距今5000多年前,居住于尼罗河三角洲的“防风氏”的首领因为不愿意臣服,被法老美尼斯(就是中国传说中的“大禹“)借口涂山之会迟到而被斩杀。之后,美尼斯为了安抚该族群归顺的后裔,把古埃及的殖民地良渚所在的地区分封给了防风氏。我们从大禹负责编撰的“山海经”可以看到,山海经描写的地理并不是在中国,这是因为当时的古埃及的殖民地已经遍布了整个地球。

“防风氏”在古埃及语的发音为“鹏特”(Punt),防风国是古埃及在远东地区的属国,并承袭了古埃及使用琮的亚特兰蒂斯祭礼。为了增强“神灵”对自己的王权的护佑,防风国的国君决定在象征王权稳定的玉琮上加盖古天狼星语(象形文字)书写的天族天君的名字,这就是“良渚神徽”的由来。这也是为什么“神徽”是良渚玉琮所独有,而在亚特兰蒂斯、古埃及或者三星堆的琮上却不见踪迹的原因。

心细的人会发现,“良渚神徽”的象形文字展示的是一个戴着光芒四射的头冠的神祇形象。这个形象其实代表的是天族的天君,他被视为是天狼星的太阳神的转世而被尊敬,他的头冠也被古埃及法老以及美洲部落首领所模仿。在亚特兰蒂斯的遗留文明里面,我们随处可见同一位“太阳神”的影子。

比如,美洲的三大文明:玛雅、印加和阿兹特克都是亚特兰蒂斯的后裔所创建,而且这些文明都崇拜太阳神。印加帝國的日神維拉曲华(Wiraqucha)的形象与良渚神徽如出一辙,而“维拉曲华”就是天狼星古语里面现任天君的名字的发音。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里面的太阳神的名字托纳帝乌(Tonatyw)是古天狼星语“天君”的发音。

无独有偶,三星堆出土的青铜太阳轮形器和眼形器等都体现了亚特兰蒂斯的属国古蜀对太阳的崇敬之情。金沙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其实是刻画了天狼星上的鸟族毕方的形象。传说毕方鸟是形似丹顶鹤的一条腿的鸟族,不吃谷物,可以吞噬火焰,这是因为他们就是居住在天狼A星系的太阳上的族群。

这些绝非巧合的太阳神崇拜文物就是亚特兰蒂斯附属文明的一个显著特征。

现在,你还在怀疑三星堆的来源吗?你还在为三星堆到底是东方还是西方文明而困惑吗?当你抛开各种地球的编程思维的时候,就会发现,三星堆,是一个越挖越能让你找到北的宝地!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