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着火锅唱着歌,咔擦一下魂没了……(中)

小M和太太从没做过“金黄光冥想”,都很感兴趣,想试试。他把冥想的整个流程自己先熟悉了一遍后,再翻译给太太听(太太不是华人),并且在冥想时给太太做引导。据小M自己反馈说:“感觉金黄光的能量像下雨一样落到身上,很温暖。突然就想哭,感觉身体很轻松,特别是颈椎和肩膀。以前信佛禅定总是不能太久就是因为颈椎痛,这次反而没有,虽然是同样的姿势。我太太则感觉到,开始出现的是中心白色的黄色漩涡,逆时针旋转,越来越亮,感觉时间都仿佛静止了;当观想优酿和艾嗦斯两个符号进入身体时,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的震颤!做完冥想之后,感觉脖子和心脏如释重负。太太甚至感觉身上原本的黑色能量光点都消失不见了,觉得能量相当正面。”

可是大约做完冥想一个小时后,他太太的松果体部位开始疼痛,像针扎的感觉。他感觉不太对,马上去问小狮子。小狮子建议她太太最好马上做一下切割谕令和念湿婆咒语。觉得她太太身上可能有黑暗编程。太太马上照做,但做完后她居然看到有三个蓝色的外星人盯着她看!这些外星人是蓝色透明的,有形状但没有实体。这时候她的头更加的痛了,从松果体的位置慢慢扩散到了整个头部。小M急得团团转,再次来求助。这个时候,他太太的头痛已经严重到无法下地走路了,连身体都无法保持平衡,更别提念咒语了!

小狮子马上问小M要了他太太的最新照片,R哥看了后说她出现了脑控频率,估计是被矩阵捕捉到,贴上标签被攻击了。要解除标签,需要小M太太的书面的授权,小M取得太太同意后,马上写好了授权书交给小狮子。

小M忍住心焦,一边照看着两个孩子,一边拿冰袋敷在太太头上,让她躺着好好休息。不一会小狮子告诉他完事了,问他太太好点吗?小M进屋去查看,他太太说,她感应到脚下有一个像盒子一样的东西被烧掉了,头部顿时轻松了不少。虽然还有余痛,但是已经可以接受了。

晚上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她告诉小M,晚上梦见有个声音(或是一种能量)试图联系她,但她的能量还无法和那个对接。并且她也不知道这个能量是否正面的,怕被另一个矩阵给套路了。不过醒来后感觉浑身轻松,情绪祥和而平静,似乎从来没有睡得这么好过。

R哥知道后,觉得这是个好事,可能是她的高我在试图联系她了。 (待续)

這裡是覺醒的天龍人家園,幫助靈魂出走的我們和家人找到回家的路。 The path of love! — 我們是一群来拯救自己、拯救族群的先锋!https://t.me/huijiadelu

Telegram蓋婭之愛這裡是覺醒的天龍人家園,幫助靈魂出走的我們和家人找到回家的路。 The path of love! —我們是一群来拯救自己、拯救族群的先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