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魂穿(五)

车祸之后,我躺了一个多月。在回忆脑震荡引起的短暂失忆片段里,4岁时丢失记忆的事件再次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意识到我目前的年龄已经接近了我以前给自己设定的应该“复苏”的时间段,但为何还是一无所获呢?

我被不解、焦虑、惶恐和迫切等各种思虑不断纠缠着,最后直接进入了抑郁状态。我试图求助于学校的心理咨询师,可惜初出茅庐的咨询师只知道掉书袋,一点儿实质帮助也没有。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要好起来,不能被抑郁症打败!靠着强大的毅力和信念,我终于一点一点点好起来,一步步走出了抑郁状态。

大学毕业后没几个月,我便与相恋多年的男友结婚了。原以为我的生活将从此步入正轨,可是婚后没多久,抑郁的状态再次凶猛地袭来,我强烈地感受到:人生没有意义…… 我哭着对新婚的丈夫说:“我活不下去了,一眼看得到人生的尽头,哪条路都是黑的!人怎能活着没有意义呢?!这太痛苦了!”

我,无法接受人生就是这么个空洞,没有意义我来活一回干什么?对我来说,唯物主义的尽头是黑的,人死后精神也不会存在;基督教我也不能接受,有人要一直在地狱的火里,太残忍了。按照物理,宇宙正在膨胀,但是如果有一天它开始塌缩,回到大爆炸的源头,我们的精神力量能穿越吗?如果不能,那做个好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时我先生的神情基本就是,你是不是吃得太饱了,宝宝你能醒醒吗?!

在大约25岁的时候,我终于有机会接触到大乘正信佛法,一听便深信。我是这么告诉我当时迷惑不解甚至发怒的先生的: “只有通过轮回的理论,我觉得死亡前头不再是一片黑暗,有光在那里。假设,如果佛教是真的,我做了,那我可以抓住这个光,解脱了。如果不是真的,反正也是虚无,我没什么好失去的。但如果这理论是真的,而我没有做……问题就大了。”

就在我差不多要放弃寻找到底是谁,在我4岁的时候曾在虚空对我说话,在一次艰深而又深刻的回顾后,我的佛学师父对我说:“那个声音是你,其实就是你自己。只是不该在那个时候,用那样的方式醒来罢了。”

谜题终解,我终于知道,怎么去认识这个世界,去信、去实践,是我的最优解。

在一次冥想共修后,在同伴的帮助下,我终于确认:原来4岁那天叫醒我的,是我的高我。那天在负面的定向攻击之后,我的前世记忆和能力被封印。高我和守护灵的对话被提前醒来的我听见,成了我心中20多年的谜团。

所谓迷信,可能只是目前狭隘的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罢了。所以,请不要太相信你眼前这固化的世界。

之后,我发现了宗教的脑控,又花了很多力气从宗教的控制中走出来,走向更深的灵性觉醒。

宇宙是如此浩瀚,我坚信必定是有“人”与我,与我们同行。(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