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魂穿(三)

穿戴整齐后,我由这位“奶奶”带出房间。出了房门右拐就是往下的笔直楼梯。估计我一早问了太多个为什么,奶奶误以为我在和她玩“我不认识你”的游戏了。于是她主动一一给我介绍楼下客堂里的两位男士:这是爷爷,这是叔叔。叔叔身型脸型都瘦长瘦长的,可是他那阴郁的眼神告诉我他不喜欢我,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在楼梯尽头的客堂间里还停着一辆80年代十分拉风的永久牌28寸自行车。可我第一感觉就是这个工具是如此的古老,手动的工具,绝对不是自动的。

那一天接下来我记得的内容不多,就是百无聊赖。我被安排吃饭,饭后就是无所事事。我的心里可没一点儿闲着,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记住各种人物关系和事情上。晚上我正在被喂饭,有位30多岁的女士开门进来,我还记得她烫着卷发穿着毛呢的花色一步裙,似乎还蛮摩登滴。这位时髦女士一看到我就一脸宠溺地叫我囡囡。估计我当时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她不高兴了,说“妈妈叫你,怎么不答应呢?” 哦,我恍然大悟,这位是妈妈,我记住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特意没有睁开眼,就在那儿拼命地回忆,可惜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昨天脑袋里出现过的声音也毫无声息,我很愤懑,但也没有一点办法。我也自问过,即使不是小孩,那我应该多大?感觉应该是在25到30的青年的心智,并不是很成熟但是已经足够理性。这个“我”生活过的环境应该比1985年中国一线城市的环境先进得多。但是我的记忆深处一片空空荡荡。我不敢多说话,怕人家发现一个4岁多小孩说的话过于有逻辑,漏出破绽从而受到伤害。也许我能做的就是尽快回想起一切。我无声地祈祷:记忆啊,请对我打开吧!

于是我给自己一星期时间回想。很快一星期到了,没有什么用。我放宽期限到一个月,在一个月快到的时候,我发现还是没办法回忆起任何东西来。我被迫接受了这样的一个现实:我大概必须重新长大一遍了!我觉得我应该是会书写的,可是这里的文字我并不认识;我觉得我是会使用某些工具的,可是我会使用的工具在这里似乎都还没有存在。看来我失去的所有能力只能靠重新学习补回来。我告诉自己,为了安全,必须小心再小心,把这些经历深埋在心底。我只能作为一个普通孩子重新再长大一次。但是,我不断提醒着自己,将来当我觉得心智恢复到符合现在这个“我”的水平时,我一定要试着去解开这个秘密。

于是我开始漫长的长大过程,作为一个孩子,无知是理直气壮的事情。除了身体不好(从8岁开始,我每年都会生一场大病),我过着一个典型80后独生子女的生活,上学,放学,和邻居小伙伴玩耍,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玩耍。我对一切魔法玄幻的东西着迷,渐渐忘却了我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奇幻的,忘记了一切的早晨。一级一级升学,我考进不错的高中,曾经在高考前的某个上午,瞠瞠地看着钟表从11:11不可避免地跳到11:12。那一分钟里,我感觉到有什么在对我无声的呐喊,在我脑海里心海里炸开。我感觉到了,可是我听不见,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应!在升入心仪的大学后,我遭遇了一场车祸。(待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